来自 腾讯分分彩怎么玩娱乐 2018-09-01 14:41 的文章

我见你的第一面就对你说过感觉我们好像在哪里

 叶冰蓝的眼中流露出怅惘的神色来:“曾经,我和很多的小伙伴一起长大,我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——没有父母。”
 
    苏锐浑身一震,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叶冰蓝!他的身体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,定在原地,连动弹一下都难以做到!
 
    叶冰蓝却没有注意到苏锐的异常状态,而是自顾自的说道:“我们都是孤儿,虽然没有父母,但是却一点也不缺少关爱,现在想来,那段时间是我这二十几年来最开心最无忧的时光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已经感觉到自己的呼吸明显有些滞涩!心脏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!
 
    “可是后来,福利院发生了一场大火灾,几乎被烧成了一堆瓦砾,有好多老师和小伙伴都没能从那场火灾中生还。”
 
    说到这儿,叶冰蓝的语气带着一丝悲伤的味道,仿佛对那火灾的无情还历历在目,对于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来说,那种感觉是刻骨铭心的,即便当时叶冰蓝只有四岁半,但也把这一切记的十分清楚。
 
    “我幸运的活了下来,和一些幸存的小伙伴一起,被转到了另外一家福利院,没过多久,便被现在的父母领养了。”叶冰蓝的眼中已经隐隐的泛着泪光:“我现在的父母都是好人,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,但是那些幸存下来的小伙伴,却绝大部分都找不到了,甚至,连是死是活都不知道。”
 
    这是真正的离别之殇,随着时间的推移,年少的许多人都消失了,有些遇见的人仅仅是过客,有些遇见的人却会在你的生命力驻足一生。
 
    在福利院长大,会对很多少年的心理造成畸形的影响,这些少年在十三四岁走进社会之后,有很大一部分人便开始依靠盗窃、厮混为生,不到二十岁就可能进过好几次少管所,看待社会的眼光也异常偏激,因此叶冰蓝说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,的确是很有道理。
 
    童年时都是无忧无虑的,但一旦长大,那些分歧与变化便不可逆转的出现,伴随一生。
 
    苏锐已经不讲话,从开始到现在,他的身体一直冰冷,完全不符合常态!
 
    叶冰蓝轻轻的擦了一下眼睛,带着泪光笑道:“你可不要取笑我,也别因为我的身世而震惊,咱们两个谈得来,我才会对你说这些。”
 
    说着,叶冰蓝打开手包,从里面拿出来一串红色的小手串。
 
    说是手串,似乎只是一条简单的红线而已,红线的圈很小,看起来应该是小孩子戴在手腕上的。
 
    也不知道洗了多少次,红线几乎已经洗的发白,而在线的另外一端,系着一个红色的小塑料扣子。
 
    就是那种小女孩棉袄上面经常可以见到的塑料扣子。
 
    看着这个躺在手心里勉强可以称之为手串的小红绳,叶冰蓝的眼底释放出柔和的光芒来:“这是小时候和我一起玩耍关系最好的小哥哥送给我的,后来他离开了福利院,就在火灾之前,也不知道现在过的怎么样。”
 
    流了那么多的血,受了那么多的伤,经历了那么多的故事,苏锐自认为自己早已心如磐石,根本没有什么再能触动他,可是这一次,当他看到叶冰蓝手中的那个小红绳时,不知不觉,已经是满眼泪光。
 
    无数的过往,已经呈井喷式的爆发出来,在他的眼前一一呈现。
 
    “小冰,好多年没见。”苏锐轻轻说道。
 
    听到这个称呼,叶冰蓝也浑身一震,她难以置信的抬起头来,正好看到了苏锐眼中的泪光。
 
    风吹雨成花,
 
    时间追不上白马,
 
    你年少掌心的梦话,
 
    依然紧握着吗?
 
    云翻涌成夏,
 
    眼泪被岁月蒸发,
 
    这条路上的你我她,
 
    有谁迷路了吗?
 
    …………http://piaotian.net
 
 第170章 天真岁月不忍欺
 
    这个时候,旁边的便利店*始放起了最近很火的一首歌——《旅客》。
 
    走着,走着,天就慢慢亮了,仿佛来过这地方。
 
    仰着脸的老人,微笑的看着我,小声说我记得你。
 
    你的,我的,回忆像件行李,有笑声也有哭泣。
 
    我明白,这人生带我走回这里,有她真挚的意义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苏锐从来都不相信有命运的存在,他一直都是个坚定的无神论者,可是在这一刻,他却好像感觉到,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。
 
    在过往的时间里,苏锐经常会觉得叶冰蓝很熟悉,也曾把这种感觉告诉过她许多次,可每一次,叶冰蓝都觉得苏锐是在故意套近乎。
 
    这一次,她终于不这样认为了。
 
    她看着苏锐的眼睛,眼中满是晶莹的泪光,下一秒,就已经破涕为笑。
 
    这笑容,惊艳了这片夜空。
 
    十九年的时间,对于一场生命来说,几乎相当于三分之一了。
 
   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,是否还能红着脸?
 
    既然老天连这样都能安排相逢,还有什么需要哭泣的呢?
 
    此时此刻,不需要说太多的话,只是简单的眼神,就已经足够完成心灵的交流。
 
    叶冰蓝看着苏锐,看着眼前的这个已经比自己高半个头的男人,虽然他的脸型已经有棱角,虽然他的眼神已经略有沧桑,可是如果真的仔细看的话,这眉眼之间,还会发现小时候的痕迹。
 
    那些痕迹,是风吹不散雨也打不掉的,深藏在岁月中,等待着在命运的安排中被慢慢发现。
 
    “小哥哥。”看着苏锐,叶冰蓝满眼是泪,满眼是笑。
 
    “嗯。”苏锐笑着答应了一句,然后伸出手,抹去叶冰蓝脸上的泪花。
 
    “你还是我的小哥哥。”叶冰蓝说着,便握住了苏锐的手。
 
    小冰,这是苏锐小时候称呼叶冰蓝的,而小哥哥,则是叶冰蓝这样喊苏锐的。
 
    听起来似乎有些肉麻,但却是这两个名字后面的,却是最珍贵的童年。
 
    在那些伙伴中,叶冰蓝和苏锐的关系最好,这个比她只大六个月的小哥哥一直对她很照顾,两个人几乎整天都在一起玩。叶冰蓝小时候长得比现在还要漂亮,跟瓷娃娃似的,经常有福利院的那些大*想要欺负叶冰蓝,那个时候苏锐总会站在她的前面,哪怕被揍的鼻青脸肿,也要把这些比他高一头的家伙们打的在地上爬不起来。
 
    叶冰蓝看着苏锐,想着以前的事情,泪水再一次汹涌而出。
 
    当然,还是笑着哭。
 
    按理说,五岁以前的记忆只会随着风吹雨打而渐渐变得模糊,可是叶冰蓝却越记越清楚,几乎每个夜晚都会重新回忆一遍。
 
    那些回忆,深深的烙印在脑海里,根本不会变淡。
 
    “小哥哥。”
 
    “哎。”
 
    “小哥哥。”
 
    “哎。”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叶冰蓝一直喊了好多声,苏锐也一直答应了好多声。
 
    尽管模样已经有了变化,尽管声音也变了许多,但眼神依旧真挚。
 
    这种时隔十九年的偶然重逢,真的实在是太美妙。
 
    “小时候你为了我,挨了许多打。”叶冰蓝有些歉意的说道:“那时候看着你被那些大*欺负,我只能在一边哭,什么都做不了。”
 
    苏锐拍了拍胸脯:“我从小时候就是护花天王。”
 
    叶冰蓝却没有笑,而是很认真的看着他:“小哥哥,你相信命运这个东西吗?”
 
    “从前不相信,现在似乎有那么一点点相信了。”苏锐停顿了一下,“似乎冥冥之中有种力量把我带回这里,就像隐隐有一根线在牵着一样,否则的话,我又怎么会从大洋彼岸来到这儿然后遇到你?”
 
    叶冰蓝的目光柔和,看着苏锐,抓着他的手,然后轻轻的靠在了他的怀中。
 
    这是一个时隔十九年的拥抱。
 
    童年的玩伴,在相隔了那么多年后重又见面,或许会成为陌路,或许会情更深意更切。
 
    这个肩膀,比小时候更宽阔,这个胸膛,比小时候更温暖,这一双手,比小时候更有力。
 
    “你还是我的小哥哥。”
 
    叶冰蓝张*双臂,紧紧抱着苏锐,好像生怕他要跑掉一样。
 
    她担心这是一场梦,梦醒了,人就不见了。
 
    不过还好,脸颊边传来的温度并不是假的,这温暖的胸膛,让人充满了安全感。
 
    叶冰蓝不会告诉苏锐,在过往的那些年里,她动用一切能够动用的关系,花费了很多的精力来寻找这位小哥哥,可是,当年的那群*连姓名都没有,仅仅凭借模糊的体貌特征来找人,在茫茫人海中根本看不到一点点希望。
 
    叶冰蓝几乎已经就此放弃,她真的担心自己的小哥哥永远都找不到了。
 
    可是,就在这样的情况下,她的小哥哥又重新被命运安排在了自己的眼前,而自己却后知后觉,时隔那么多天才发现。
 
   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不是么?
 
    这世界如此荒凉,只有你才能给我相依为命的感觉。
 
    自己这么些年最聊得来的男性朋友,竟然就是失散了十九年的小哥哥!
 
    这个夜晚,竟然给了自己如此大的惊喜!叶冰蓝觉得自己很幸运,以前寻找苏锐的那些辛苦,全部都值了。
 
    苏锐也同样拥抱着这个失散多年的小妹妹,他不禁想起了那句话——
 
    就在经意或者不经意间,我们都被这个世界温柔的爱着。
 
    …………
 
    两个人拥抱之后,叶冰蓝的脸还红扑扑的,她看着苏锐,目光亮晶晶。
 
    时光如水,一转眼,两人便都已长大成人了。
 
    “我还是觉得有些难以置信。”叶冰蓝眼神灼灼的说道。
 
    “不用难以置信,我见你的第一面就对你说过,感觉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,没想到却是在十九年前。”苏锐看着叶冰蓝依旧漂亮的面容,都说女大十八变,小时候好看的女孩儿,长大了都比较一般,反而那些小时候普普通通的女生容易逆袭,而叶冰蓝则是从小时候就那么好看,长大了也依旧漂亮。
 
    时隔十九年,这又一次的相遇,充满了梦幻的味道。
 
    天真岁月不忍欺。
 
    “咱们都不是小*了,所以我觉得,我以后不喊你小哥哥了。”叶冰蓝忽然止住了脚步,对苏锐笑着说道:“怕你会觉得肉麻。”
 
    “肉麻倒不会,只是有点冤枉,因为我可一点都不小。”苏锐*了个男人都喜欢的玩笑。
 
    “真是没个正行。”叶冰蓝看着苏锐,道:“说真的,我不喊你小哥哥了,我就喊你哥哥吧。因为在我的记忆里面,你可一直都是我哥。”
 
    “当然可以。”苏锐哈哈笑道:“你长得那么漂亮,别说当你小哥哥了,就是给你当小情人也没问题啊。”
 
    叶冰蓝才不和他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,不过她进入角色倒也非常快:“哥,为什么我感觉你比较神秘?”
 
    “我很神秘吗?”
 
    “是的,你和一般男人不一样。这是我当警察锻炼出来的感觉,你的身上就能让人找到神秘之感。”叶冰蓝苦笑着摇了摇头:“虽然我并不能说出这种感觉的来源。”
 
    苏锐微笑不语。